Which countries are investing the most in Australia?

到底哪些国家在澳洲投资最多? (Chinese version)

文/Mark Story   译/章海贤

新的一波外国直接投资涌入澳大利亚, 它们来自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 , 但这仅仅是1788年以来外来投资故事的最新篇章。

“中国在澳洲房地产业砸了120亿澳元后,已经成为澳洲最大的外国投资者。”这是今年早些时候刊登在澳洲商业日报《金融评论》上的一个标题。其实,读者一直被提醒不要急于下结论。根据澳洲统计局提供的数字,中国大陆的投资者目前在澳洲资产的外国买主名单上排名第七,香港排第六。美国、英国、甚至比利时都比中国在澳大利亚有更多的财务利益 。

不错,中国来的投资增长很快,但它也仅仅是一个更大的外资潮 的一部分。这股外资热潮对整个澳洲经济都有影响。它也在改变外国投资法规 – 但改变的方式也许不会严重减缓现金流入。

投资的历史

自从欧洲人1788年登陆Botany Bay以来,澳大利亚投资的部分资金一直来自海外。甚至226年以后,这个主旋律仍然没有改变。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提供的资料,2014年,澳洲是世界上外国直接投资的第八大接收国。

很显然,澳洲正在经历一轮新的外国直接投资热潮。UNCTAD的数据表明,澳洲2014年吸收的外资额,占全球总量的4.2%。虽然2014年澳洲的外资流入略有下降(减少4.4%),但仍然远远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平均值。2014年,澳洲吸收外资519亿澳元,高于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韩国、甚至印度。

同样清楚的是,来自中国的投资在这轮外资热潮中扮演重要角色。根据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资料,在2103-2014年期间,中国首次成为澳洲最大的年度批准外资来源国。中国投资者 经批准的投资达到277亿澳元,超过美国的175亿澳元投资。

美国主导投资市场

这股新的投资热潮是否使得中国企业成为澳洲投资的最大业主呢?还差得很远。澳洲统计局2013-2014年的数据表明,就是刨除证券组合投资,中国在澳洲的投资仅站外资总量的4%,在投资大国中位居第五。这与新加坡的投资相等,但落后于荷兰(6%)、日本(10%)、英国(13%)和美国(24%)。澳中贸易几乎占澳洲贸易总量的四分之一,相比之下,中国在澳洲的直接投资似乎太低。如果把证券组合投资也算在内,中国只占外国拥有资产的2.3%。

澳洲2014年外国投资的多样性反映在当年的那些最大交易中。日本邮政以65亿澳元购买了Toll 集团,香港的跨国公司长江集团以24亿澳元收购了能源集团Envestra, 壳牌 的下游石油业务以29亿澳元卖给了瑞士的石油贸易公司Vitol, 加拿大的Baytex公司以26亿澳元拿下Aurora油气公司,零售企业David Jones则被南非的Woolworths 集团以22亿澳元购得。

据FIRB披露,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投资者也有数十亿澳元的直接投资。所有这些交易都发生在澳洲政府2013年11月阻止美国的Archer Daniels Midland公司欲以34 亿澳元收购一家本地粮食经营企业GrainCorp。

投资到房地产以外

以前来自美国和日本的投资主要用于购买澳洲的企业和商业楼宇,而中国投资者的兴趣好像不同 – 他们专注于房地产。FIRB的报告显示,2013至2014年间,经批准的来自中国的投资有40%(124亿澳元)用于澳洲房地产。

虽然澳洲媒体长期叫嚣,中国投资者以过高的价格抢购了现房,并断了本地人购房之路,但数据显示,大部分中国投资将用于建造新房,大概是用来出租。

HLB Mann会计公司合伙人盖斯特(Nick Guest)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和扩展,中国买家将会认真考虑市场上的其他大额投资机会,包括达尔文港、新南威尔士能源资产和Fremantle港等基础设施建设。他还认为,中型矿业公司将会重获中国投资者的青睐。

Prosperity顾问公司总裁麦基昂(Allan McKeown)认为,澳洲的服务业应该充分利用好中国投资多样化的趋势。他说,不要只关注已经发生的5亿澳元以上的收购,包括:港口基础设施(纽卡斯尔)、建筑(John Holland)、娱乐(Hoyts)和矿业(阿奎拉资源)。最近,麦基昂参与了一家中国公司的业务,该公司计划每年在澳洲投资2000万澳元。他看到了中国投资者购买小额资产的巨大潜力,但这要求为投资者提供投资辅导。

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兴趣并非仅仅属于中国买家。IFM投资公司总裁西姆波利(Brett Himbury)认为,由于美国本土投资机会不足,将会导致大量资本涌入澳洲基础设施市场,因为美国基金把基础设施看作一种资产来管理。

外国投资的政治因素

向其他国家一样,在澳大利亚,外国投资也会成为政治争论的焦点。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在澳洲投资的急速增长导致人们担心日本买光昆士兰的房地产和旅游企业。到了90年代,日本投资减缓,这种担心也就销声匿迹了。澳洲洛伊国际事务研究所(Lowy Institute)在2014年进行了一次全国性调查,他们发现,国民对外国在所谓战略领域如“矿产和农业用地”方面的投资有“一些不可否认的担心”。

为安抚民心,澳洲几届政府都出台了新的投资政策。他们从2009年开始收紧政策,今年,政府又规定对价值超过1500万澳元的农业用地进行审查,并对外国持有农业土地实行的实行登记制度。与此同时,自由贸易协定意味着,来自美国、新西兰、韩国和日本的外国投资没有限制,对中国的限制也即将取消。

对外国投资的实际干预其实很少发生。目前的中国投资热潮引发了针对外国买家的房产投资实施更严格的法律管理。这种打击阻止了中国百万富翁在2013-2014年间购买两栋悉尼别墅。更大的一次干预是政府于2013年不同意美国Archer Daniels Midland集团对GrainCorp的收购交易。然而,这种反对仍然很少发生。

正如盖斯特指出,大多数在澳洲的收购交易是为了主要的业务协同需要,被收购企业往往被允许自行经营。随着时间的推移,澳大利亚人已经习惯了一波又一波的外国投资者。没有什么迹象表明,最近的外国投资热潮结局会有何不同。

量身定做式服务

中国公司了解悉尼(2013-2014年新南威尔士州吸收了当年中国在澳洲总投资的72%),也了解墨尔本。然而,麦基昂认为,澳洲的专业服务公司应该提高服务水平,帮助中国投资者了解更多的投资机会。

他说,“对专业服务公司来说,生意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与中国投资者做生意,建立关系比交易本身更为重要,因此麦基昂认为, 针对特殊市场提供定做式服务的专业服务公司更容易取得成功,不管是审计服务、税务规划、还是财富管理。服务公司应该缩小主要业务范围。

他警告说,“那些试图′向所有客户提供全面服务′的公司将一事无成。”

澳洲的会计、法律、咨询和金融服务机构纷纷进入了香港市场。然而,澳洲毕马威亚洲业务部主任费格森( Doug Ferguson)认为,他们需要在中国内地市场再加把劲。

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承诺开放服务业,并清除很多主要障碍。然而费格森说,一个定做式战略,以及了解中国政府支持发展本地专业服务机构,仍然十分重要。

他提醒澳洲专业服务机构,与“合同”本身相比较,中国公司更愿意为增值服务和与主要决策者建立紧密关系而付钱。“我们需要明白,对中国人来说……生命就是建立重要关系的过程。”

启动自由贸易

澳大利亚继与韩国和日本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之后,最近又签订了中澳自由贸有协定,这将对投资产生深远影响。

这一双边贸易协议将允许中国投资者作出9亿5千万美元(10.8亿澳元)的单笔投资而免受澳洲监管机构的审查。

根据《人民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中国政府正在鼓励中国公司通过购买更多的获利能力强的外国公司以及分散其美元风险来增加投资回报。

HLB Mann合伙人盖斯特说,这项鼓励政策加上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将促使中国公司在澳洲收购资产的增长速度会在短期内达到两位数。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小组仍然必须对外国政府控股15%以上的公司参与的收购交易进行审查,这对中国的国有企业到澳洲投资来说,形成了特别的障碍。

(本文译自澳洲会计师公会2015年9月会刊《INTHEBLACK》。)


September 2020
September 2020

Read the September 2020 issue of INTHEBLACK in digital flipbook format.

Our new digital flipbook brings you the same quality content every month, in a new interactive and sustainable format you can enjoy on a PC, tablet or mobile.

READ FLIP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