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gen start-ups now stamped 'Made in China'

The Sinosteel Tower curves upward in the heart of Beijin's Zhongguancun star-up district

下一代创业企业将尽显“中国制造”本色 (Chinese version)

文/ Daniel Allen  译/ 章海贤

拥有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导师和国家的支持,中国有理想的科技企业家们正在追随他们的精神领袖马云。

将来,多数人一天的工作会从3W咖啡馆的一杯意式浓缩咖啡开始。然而,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咖啡馆的许多顾客现在要找的是现金,而不是咖啡因,以便做大生意。中国最近的创业热潮表明,这家流行的咖啡馆已经成为资本市场高科技行业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最愿意光顾的场所之一。

当今社会,似乎每两个年轻的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想成为马云或马克• 扎克伯格。怀着中国企业家的时代精神,并在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这些年轻男女越来越抛弃传统的职业路径,转而寻求独立的致富之路。

就在位于北京西北的中关村,本市有很多专注于科技的企业家选择来这里聚会。他们被诸如3W咖啡这种完善的“创客空间” 所吸引。这家咖啡馆得到来自孵化器、加速器、风投和天使投资者共同提供的越来完善的支持。

今天,中关村日益成熟的创业生态系统正在被中国各地不同程度的复制。从而提高了中国许多新成立科技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市场化能力。

戈壁投资是专注于投资中国的一家著名风投公司,其管理合伙人兼联合创始人曹嘉泰说,“我们看到,本土的挑战有了更多本土思考的对策。很多新的创业公司现在已经很适应国际市场了。这表明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乐观主义胜过市场波动

中国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加上这个国家庞大的智能手机用户,以及日益增长和富裕的中产阶级,难怪最近看到投资者纷纷投资下一个阿里巴巴或中国的优步。阿里巴巴去年9月在美国上市筹资250亿美元又进一步推动了这股投资热潮。

总部位于香港AVCJ调查公司估计,2015年前8个月,将近160亿美元的投资进入中国的科技创业公司,这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38亿。根据总部位于纽约的CB Insights调研公司披露,有21家“独角兽”公司都来自中国  — 这类公司是由风险投资支持的市值达到或超过 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2011年才推出其第一步手机,在独角兽公司榜单上名列首位,目前市值达到460亿美元。

面对这些破纪录的数字,有些分析师提醒大家要谨慎。中国最近股市的波动以及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已经使得过去几个月的投资减缓。根据中国金融数据平台投资中国提供的资料,注入互联网公司的风投资金在2015年第二季度下降了50%,只有37亿美元。

尽管出现明显的减速,多数参与中国科技初创公司业务人士对增长前景仍持乐观态度,不认同泡沫正在破灭的说法。

“一些中国的独角兽公司的市值看似被高估,但它们有可靠的商业模式,以及进一步增长的潜力。”总部位于亚洲的投资与顾问公司Venturetec创始人Trey Zagante如此评述。

“我觉得中国的科技行业的发展速度在未来的12至18个月里会有所减缓,但长期展望仍然看好。”

戈壁投资的曹先生提出,在中国近期股市波动之后,科技公司的市值已经开始自我调整了。

他说,“这表明′市值泡沫在缩小,而非膨胀。′”

“这种市场调整将营造更健康的创业环境。”

 

北京的扶持政策

中国领导人很清楚,创新是中国经济从大众市场制造过渡到高附加值行业的核心。北京希望,通过掀起创新热潮,从而提高创造力、创业精神并增加就业机会。

现今,中国电视节目经常高调谈论创新和科技创业。中国总理李克强也数次参观创新咖啡馆,号召各部门和当地政府“点燃千千万万人的创业激情”。

这种响亮的口号已经产生了效果。在2015年的头4个月,中国有好几个省市,包括湖北、上海、江西和青海,出台了税务优惠和补助政策,以帮助大学生实施创业。

2015年1月,北京宣布计划,要建立一笔65亿美元的风投基金,帮助新兴行业的种子公司,包括创新型科技初创公司。

“北京现在推出一整套措施来支持中国的科技工业发展。政府知道,给科技初创企业提供资金具有高风险。通过降低风险,政府希望能鼓励更多的私人投资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这是总部设在香港的龙跃中国顾问公司咨询员James Li所作的评论。

Related: Next-gen start-ups now stamped 'Made in China'

 

合作战略收获成功

在美国,科技初创公司主要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而中国的这类公司却分散在各地。

北京鼓励创业的努力已经使得科技园区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设立在最发达地区的初创公司往往能享受高速网络、宽松的政府资金支持,并可以使用创业孵化器和软件工程师。

“很显然,这些高科技园中,有些已经成为创新中心,而另一些还有待发展。” 龙跃中国顾问公司的另一名咨询员Reid Wang如此评述。

“最成功的初创公司大多数都分布在南部和东部沿海地区。”

中国高科技园建立的主要依托是科技部的火炬计划,该计划还提供资金,建立孵化器并支持风投公司。该计划以前因零敲碎打和高压政策受到批评,但经过不断改革,已经成为一项十分成功的政策。

“长期以来,中国的科技初创公司一直在苦苦寻找′智能′资本。” William Bao Bean说。他是中国加速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兼一家全球风投公司SOS Ventures的投资合伙人。

“过去,中国的高科技园区只是把成熟的品牌汇集起来,并提供免税期。现在,我们看见,政府资金越来越密切地与企业家和准备把自己的资金投入目标初创公司的投资人合作。用这种方式来扶持可盈利的创新,效果大大超过以往。”

 

中关村在升起

在中国,不同的行业会集中在不同的地理区域。这些区别会反映在当地的高科技园区和它们对初创公司的支持力度之中。

深圳被誉为“硬件硅谷”,那里有不计其数的工厂和设计公司吸引需要开发硬件但预算紧张的初创公司。这种情形导致当地硬件孵化器和加速器的增长,比如SOS Ventures的HAX加速器。

不断上升的房价和劳动力成本使得很多潜在的企业家把目光转向像成都这样的二线城市。由于当地人才供应充分,四川资本迅速赢得中国游戏类创业公司的最佳目的地的美誉。

然而, 还是北京 – 尤其是中关村,可能最像美国的硅谷。这里的初创公司主要涉及科技、媒体和电讯行业,据说2014年曾一天诞生了49个新公司。

 中关村一开始只是电子产品商店的大杂烩,今天已经是科技大鳄的所在地,其中包括搜索引擎百度、电脑制造商联想和小米总部。中国风投资本大概有三分之一投入此地,而政府数据也显示,中关村科技园(2012年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创新示范园)创造的收入于2015年上半年超过2400亿美元,增长10%。

就像其他高科技园区一样,中关村也需要资本,因此咖啡馆就应运而生。

总部位于中国的DX咨询公司咨询员Thibaud Andre说,“像3W咖啡这样的咖啡馆在中关村的创业环境中发挥重要作用。”

“初创公司的相关参与方不仅仅是来这里畅谈想法,而且在这里开会、清谈、甚至签订合同。”

把知识带会回中国

在过去,中国设立全面、硅谷型创业环境的能力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中国的教育制度,仍然主要强调死记硬背和应试,这对激发真正的创造性思维几乎没有什么帮助。另外,缺乏有经验的导师也使得新生科技公司难以获得成功。

在中国的科技领域,海归们在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很多海归 拥有广泛的宝贵技能,有些人自己就找到了创业机会,另一些人则提供辅导和资金。据北京的一家智库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研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高科技公司中,有70% 都是由这些海归创立或领导的。

科技创业公司也从中国本土天使投资者的增长中获益。今天,越来越多的独立风投资本家正在转向初期投资,因为他们希望增加价值,并避开拥挤的增长期资本空间。据金融服务公司Zero2IPO集团披露的数据,这类投资者2014年在中国 完成766桩交易,比2013年增长了350%。

总部位于美国的500 Startups是一家早期从事风投和加速器业务的公司,其中国合伙人马睿说,“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系列企业家,他们正在积极为下一代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他们的投资正在不断增加。”

Venturetec的Trey Zagante认为,“最成功的天使投资人是把他们自己融入初创公司的生态系统里,建立强大的信誉来增加价值,并提供对创始人有利的投资条款。”

在每一个初创生态系统中,提供资金、结构、教育、辅导以及能够使用商业网络、加速器和孵化器是成功的关键因素。和天使投资人一样,他们经常成为最早向初创公司提供资金的机构。中国政府的数据表明,截至2014年末,中国一共有1600家科技孵化器。

虽然中国最好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号称拥有强大的导师和投资人网络,但很多还是缺乏深度和结构,他们的运作更像社区中心和联合办公的空间。

戈壁投资的曹先生认为,“中国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应该提供合适的管理人员和导师,正确地指导初创公司,这一点十分重要。”

“有些只是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提供初创支持,而在市场不好时就不见踪影了。”

“短期来看,我觉得有些孵化器和加速器会被淘汰,但那些坚持下来的将会更加专业。”

成长的激励因素

就颠覆性创新而言,中国要想拥有一个硅谷,也还有一段路要走,更别说拥有多个硅谷了。就像任何初创公司,其高科技园和社区也会逐步发展到更理想的状态,或者经历失败后重新开始。

面对中国庞大的数字消费群体,中国的“科技创业家们”有意愿也有动力,去不断扩展创新的边界。这一点,加上日益增加的专业技术、创造力和智能资金,应该会促使中国独角兽公司继续增长。

本文经澳洲会计师公会授权,译自其会刊《INTHEBLACK》2015年11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