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Australian Open's A$44 million purse fits in sport's global prize battle

Game, set, cash?

澳网的4,400万澳元在全球的体育赛事奖金争斗中有竞争力吗?(Chinese version)

文/ Susan Muldowney   译/ 章海贤

在当今世界,体育赛事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商业活动。对很多组织来说就意味着,每当要给获胜选手签发支票时,压力就来了。

2015年澳网公开赛创造了不少辉煌:70多万人到现场观赛,全澳有1,300万电视观众,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不计其数的球迷。然而,最让人难忘的数字,也肯定象球一样吸引选手们的东西,还是那4,000万澳元的奖金。

澳网现在提供的奖金是网球史上最高的。2007年以来,这笔奖金已经翻了一倍,而且2016年还要增至令人咋舌的4,400万澳元。

部分奖金是用来奖励优胜者,部分则用于吸引选手及随行人员不远万里来到澳洲。巨额数字的出现也是因为男女奖金平等以及企业愿意赞助这一颇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主要赞助商包括阿联酋航空、劳力士手表、澳新银行以及韩国的起亚汽车公司。(详情参见:澳洲会计师公会是2016年澳网公开赛赞助商。)

瞩目奖金

体育赛事对国际联盟来说,其竞争性丝毫不亚于赛场上的选手们。其一方面的表现就在于如何分配奖金。

在诸如美国职业高尔夫巡回赛的赛事中,各项赛事都要尽力筹集最有吸引力的奖金,还要争取赛事承办机构的大力支持。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高尔夫赛事为那些能增加观众和吸引赞助商的大牌选手确定出场费。

网球也同样面临激烈竞争。墨尔本大学的体育赛事经济学家博蓝(Jeff  Borland)认为,澳网丰厚的奖金有利于吸引最顶级的选手并激励他们全力拼杀。这确保澳网继续稳固其在国际主流赛事的地位,确保这一历史久远和令人骄傲的传统得以延续。博蓝也指出,亚洲网球的发展将不可避免会导致有在澳洲之外举办亚洲大满贯赛事的考虑。

他说,“我觉得,澳网提供最高奖金还是感到有些压力。”

帝力(Craig Tiley)是澳洲网球协会总裁兼澳网公开赛总监。他解释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澳元汇率及选手旅行费用等因素,奖金已经增加了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在过去的3年里,奖金有可观增加,澳网一路领先。”

“我相信,想要让职业网球真正健康发展,你就得善待选手们。”

Related: The real value of a World Cup sports sponsorship

亮相数字

大型体育赛事因着项目和比赛地点的不同,其奖金的计算方式也各不相同。

例如,美国职业高尔夫巡回赛,其总奖金的60%来自转播合同。其中大部分来自赞助商,有的赞助商为在NBC和 CBS转播的赛事一年支付高达800万美元的费用。美国职业高尔夫巡回赛然后把总奖金的一半多分配给各站比赛。

在佛罗里达举办的2015高球选手锦标赛设立奖金1000万美元,结果冠军得主福勒(Rickie Fowler)拿走18%,也就是180万美元。

相反,澳大利亚的主流高尔夫球赛事 ‒  阿联酋航空澳洲公开赛,则必须自行筹集125万澳元的奖金。

“当你看到美国巡回赛500万美元的奖金时,其实美国职业高球协会能提供大约65%。”澳洲高球协会锦标赛总监贺登(Trevor Herden)如此解释。“要是我们能有400万澳元的奖金就好了,但是澳洲还比其他地方开销还更多一些。”

贺登说,澳洲高球协会得自己支付电视转播费,这就吃掉了一些奖金预算。

他说,“4天实况转播的费用就要远远超过50万澳元。再加上场地费、选手餐饮和出场费等其它费用,利润就完全耗尽了。”

相反,澳洲网协的澳网公开赛的主要收入来自电视转播费。网协把转播权卖给像ESPN 和Eurosport这样的国际电视台以及国内的电视七台,后者一年要支付4000多万澳元购买转播权、付费电视和众多数字权益。

在高层,帝力视澳洲网协的主业为娱乐和生产。除了赞助费,网协还从接待服务和门票销售获得收入,并把资金再投入赛事和不断增长的奖金库。

帝力说,“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但是我们认为澳网值得这么多。”

同工同酬

澳网公开赛早在1984年就效法美国公开赛在全部轮次实行男女同等奖金制度。这虽然比拓荒者美网晚了11年,但却早于温布尔顿和法网公开赛,他们直到2007年才开始实施。

网球赛事相同奖金的做法至今仍有争议,主要原因是男选手可以打满5局,而女选手最多打3局。这项争议导致澳网在1996-2000年间政策反转,男选手再次获得更多奖金。

维多利亚大学体育比赛道德学家伯克博士(Michael Burke)认为,关于给女选手少付奖金的争论没有什么道理。

他说,“他们的说法是女子比赛没有男子比赛好看,女子在比赛中没有男子那么拼搏,女子不如男子受欢迎,以及她们得不到代言费和赞助费。间接歧视的历史影响了体育市场的发展和女性对运动的参与。”

伯克还说,比赛时间长度的说法更是站不住脚。“你不会给马拉松选手付比百米短跑选手多420倍的奖金吧。享受体育赛事跟比赛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这是个愚蠢的论据,很快就站立不住,好在世界各国的网球协会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澳洲网协总裁帝力指出,女子选手占全部网球参赛者的一半,因此,同工同酬对网球赛事来说十分重要。

他说,“我觉得,反对支付同等奖金的呼声通常伪装在自私自利之中。”

“我们澳网成为全球赛事,有顶级女选手和顶级男选手参加,对此我们十分满意。不管是打3局还是打5局,他们赢球的奖金是一样的 。”

Related: Does sport give women a winning edge in business?

赚钱停不住

对一些世界最优秀和人气最旺的球员来说,体育比赛的奖金只是其潜在总收入的一小部分。大部分收入来自代言费和赞助费。

网球巨星罗杰 • 费德勒比大多数人更清楚这一点。他去年获得的比赛奖金是900万美元,但通过与知名品牌如耐克和劳力士等签代言合同另外将5800万美元收入囊中。

再看赛雷娜 • 威廉姆斯,她从网球比赛赢得1160万美元,同年的代言费和赞助费获得1300万美元,尽管她比费德勒多赢得4次大满贯赛事的冠军头衔。

体育赛事经济学家博蓝指出,顶级选手能够要求更高的代言费和赞助费,因为他们的全球舞台现在要远比以前大得多。

他说,“这主要归功于过去20年转播的飞速发展。现在,你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观看NBA或其他主流赛事,这意味着,参加这些赛事的选手们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被看作是最棒的。”

“耐克并不只是用NBA球员在美国做球鞋广告,它也用他们在亚洲、澳洲和世界各地做广告。”

本文经澳洲会计师公会授权,译自其会刊《INTHEBLACK》2015年12月期。

Tennis is a lucrative sport, and not just for the prize money!

Tennis is a lucrative sport, and not just for the prize money!


December 2015
December 2015

Read the December issue

Each month we select the must-reads from the current issue of INTHEBLACK. Read more now.

TABLE OF CONTENTS